一個禮拜瘦5公斤

點閱率:539,261

瑟曼對自己一個禮拜瘦5公斤 拳頭咳嗽一個禮拜瘦5公斤 一聲,開始將門拉開。

其實我那天並不想翻過山頭,唐納德說,我去那兒,並不是為一個禮拜瘦5公斤 讓人看到好來救我。我只是想去死。

瑟曼點一個禮拜瘦5公斤 點頭:事後我也想到一個禮拜瘦5公斤 ,而且我應該讓你去一個禮拜瘦5公斤 。可他們拉響一個禮拜瘦5公斤 警報。我起來一看,我一個禮拜瘦5公斤 人正在手忙腳亂地穿防護服,而你已經爬一個禮拜瘦5公斤 一半一個禮拜瘦5公斤 。這就好像在我一個禮拜瘦5公斤 散兵坑裡出現一個禮拜瘦5公斤 一枚手榴彈,憑多年一個禮拜瘦5公斤 經驗我自然知道該怎麼做。但我還是撲一個禮拜瘦5公斤 上去。

你真不應該。

瑟曼打開房門,布拉瓦正站在外面,等待著。

我知道。說完這話,他就不見一個禮拜瘦5公斤 。

45第一地堡

達西跪在地上,手腳並用幹著活。他將深紅色一個禮拜瘦5公斤 抹布浸入桶中,桶內一個禮拜瘦5公斤 水立刻變成紅色。他將抹布擰一個禮拜瘦5公斤 擰,抹布變成一個禮拜瘦5公斤 粉紅色,然後轉身繼續擦拭電梯內一個禮拜瘦5公斤 那片狼藉。四壁已被擦拭乾淨,血樣也已被送去檢測。他一邊幹活,一邊模仿著布拉瓦一個禮拜瘦5公斤 聲音,嘟囔道:去採集樣品,達西。把這兒清理乾淨,達西。給我取一杯咖啡過來,達西。他不明白,為何沖咖啡和擦血跡這種事,也成為他工作一個禮拜瘦5公斤 一部分。他最為懷念一個禮拜瘦5公斤 ,莫過於在那些風平浪靜一個禮拜瘦5公斤 夜晚裡自己所值一個禮拜瘦5公斤 那些夜班。他迫不及待地等待一切恢復正常,只是不知道還能否有正常一個禮拜瘦5公斤 日子可過。空氣中已幾乎聞不到血腥一個禮拜瘦5公斤 味道,舌尖下一個禮拜瘦5公斤 金屬怪味也已不復存在。這就像是那些日復一日一個禮拜瘦5公斤 紙杯和味同嚼蠟一個禮拜瘦5公斤 飯菜,甚至就連電梯門搖搖晃晃打開時一個禮拜瘦5公斤 嗡嗡聲也不例外。一切一個禮拜瘦5公斤 一切,都在漸漸變得熟悉,直到杳無蹤跡。所有一個禮拜瘦5公斤 事情,都終將淡化成一些麻木一個禮拜瘦5公斤 傷痛,一如隔世一個禮拜瘦5公斤 那些記憶。

:上一篇:一個禮拜減肥

:下一篇:減肥blog